实施汽车创新工程胡树华再发构想

国家汽车创新工程是培育我国汽车业自主创新能力的国家战略工程,它不仅必要,而且可行。

作为刚当选的“两会”政协委员,湖北省信息产业厅副厅长、武汉理工大学教授胡树华在政协会议召开前3天就到了北京。这么早到北京,胡树华告诉记者,是为了熟悉会议流程,顺利提交议案。

议案在他心中分量之重,可见一斑。

对于自己提交的议案——“中国c的突破口——国家汽车创新工程”,胡树华已经考虑很久。实际上,国家汽车创新工程是在1999年提出的一个战略构想,在全国影响强烈,科技部国家软科学计划专题立项研究,2000年4月,在北京中国科技会堂,百余名院士专家联合签名向国务院呈送了实施国家汽车创新工程建议书,2006年举办了中国汽车产业创新国际论坛。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汽车创新战略在过去的几年并没有提升到它应有的高度,胡树华因此呼吁,期盼中国汽车产业尽快进入创新跨越阶段,期盼中国人驾御自己的汽车走向世界。

中国车业痛失3次机会

胡树华倡导的国家汽车创新工程,其实在国外已有先例。从美国汽车业发展历史来看,美国政府把汽车产业由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上升到关乎国家政治、经济安全的战略产业,实施国家创新计划来推进产业对未来制高点的占领。从HEV(混合动力车计划)、PNGV(新一代汽车合作计划)到Freedom CAR(自由车合作开发计划),美国汽车业经历了一系列创新运动。这些国家战略工程的顺利实施,是政府、企业集团、科研组织等多方协作努力的结果。

中国汽车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在规模、结构、效益等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我国汽车产业分散(产业集中度CR458%低于日本77%),外资诸侯割据;国内汽车市场外资品牌垄断,自主乘用车品牌市场占有率只有19%;低价出(占出口76%的载货车均价只有0.52万美元)高价进(占进口85%的轿车达2.82万美元),“走出去”步伐艰难。支柱产业有地位,但缺乏长远发展的自主能力、国际竞争能力。

胡树华认为,中国汽车业发展已经失去了3次机会,第一次是建设一汽时没有确立规模化发展战略,第二次是建设二汽时没有深化自主战略,第三次是引入“三大三小”时没有实施创新战略。现在,不能再失去向新能源汽车转型的第四次机会。

自主创新需要国家战略工程

总结世界各国汽车产业发展的过程,其产业发展的模式基本上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纯进口消费型、产业依附型和产业主导型。胡树华认为,纯进口消费型和产业依附型不适合我国的国情,主导型发展才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正确选择。主导型发展必须是自主知识、、战略性可持续发展。这就需要国家战略工程。

国家战略工程对于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成功的战略工程能有力地带动一个产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腾飞。美国的“曼哈顿原子弹工程”、“阿波罗登月计划”、“星球大战计划”、“信息高速公路”,无一不在美国的科技与产业发展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近年来,我国缺乏综合性的龙头工程。面向支柱产业做大做强、科学技术创新跨越、社会文明进步繁荣,实施汽车产业创新的国家工程刻不容缓。

国家汽车创新工程(National Automotive Innovation Project, 简称NAIP),就是围绕中国汽车产业的技术创新、制度创新、管理创新,由国务院直接领导组织官产学研大联合,在5至10年内投资500亿至800亿元,抓住汽车技术转型换代的契机,力图在新能源、微电子、新材料等几个局部领域取得世界级的进步和创新。

胡树华建议,国家汽车创新工程的实施可概括为:“一个小组”——成立国务院领导小组统一协调领导;“两个平台”——依托发改委、科技部、国防科工委等部委制定实施专项计划的管理平台,依托一汽、东风、上汽和工程院、科学院等单位成立创新小组联动攻关的技术平台;“三大重点”——突出新一轮汽车发展的新能源、新材料、微电子三大领域重点攻关;“四个支撑”——设立专项资金支撑、市场支撑、产学研结合的人力支撑以及制造基地支撑。

胡树华介绍,国际经验表明,技术能力必须由内而生,来自于持续不断的创新实践。国家汽车创新工程的系统实施正是培育我国汽车产业自主创新能力的国家战略工程。它不仅必要,而且可行,对我国汽车工业的崛起和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