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行业越来越难聚拢企业

   房地产行业似乎在悄悄经历着让人惊讶的变化。

  一些以往专注房地产开发建设的公司,开始将触角伸向不相关的行业。而那些曾经因为房地产利润高冲进去的公司开始有撤离的举动。

  来自多家公司的表现似乎都在证明,房地产这个曾经让其他行业垂涎三尺的行业正在一点一点地失去往日的诱惑。

  逃离地产业务

  8月21日,上市公司吉林森工发布公司半年报。与此同时,吉林森工发出公告,向其大股东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出售其持有的吉森置业39%的股份。

  吉森置业是一家经营房地产开发、销售及咨询、建筑材料销售的公司。2010年,吉林森工投资吉林置业。两年后,反倒将吉森置业转让给大股东。

  这就意味着,吉林森工放弃了房地产业务。是什么让吉林森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吉林森工给出的理由是:规避经营风险。

  按照该公司的说法,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宏观调控政策持续进行,房地产业的未来发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吉林森工才决定从房地产业中退出。

  从今年3月开始,冷清了近一年的楼市开始慢慢走向平稳。7月的销售量还创出了历史新高。不过,形势的好转并不能让那些曾经涉足房地产业的公司坚定信心。

  2009年,量价齐涨的楼市让所有行业咂舌。许多与房地产丝毫不沾边的公司纷纷进军房地产业,试图从楼市的大发展中分一杯羹。这些企业,来自纺织、白酒、医药、电信、钢铁、家用电器、矿业等不同行业。

  从2009年开始,这些原本不属于房地产行业的公司在各地土地市场上疯狂拿地,多次缔造地王。2010年3月15日,北京土地市场上一天诞生三个地王,全部来自央企,其中有两家央企都是新进入房地产领域。

  然而,没过多久,这些杀进房地产业的公司就发现,房地产这碗饭并不那么好吃。因为,对房地产的宏观调控年年都有,政策的不确定性让这个行业变得前景模糊、难以把握。

  2011年11月,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剥离账面土地成本为5.3亿元的郫县房地产开发项目。

  对水井坊来说,房地产业务对其贡献并不算小。其年报显示,2009年水井坊实现营业收入达16.73亿元,酒业营业收入为11.35亿元,而房地产的营收为5.31亿元;2010年,其营业收入为18.18亿元,酒类和房地产对营业收入的贡献分别是11.42亿元和6.71亿元,白酒营业利润同比减少2.71%,但房地产则同比增加14.9%。

  不过,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宏观调控让这家主营白酒行业的上市公司颇为难办。由于宏观调控,拥有房地产项目的企业进行再融资的要求被从严从紧,再融资难度加大。而2011年,所有的房地产企业都面临着卖不出产品、资金链紧张的困境。

  于是,在进入房地产行业两年之后,水井坊不得不放弃这个行业,回归主营业务。

  在此之前,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阜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8.16%股权转让给金种子集团,退出房地产市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则两年分两次将手中房地产业务的股权转让出去,彻底退出房地产市场。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对房地产行业的逃离开始不断出现。天热富力、西部矿业、江苏舜天、北京首钢、恒顺醋业等公司纷纷从房地产领域撤资。

  与此同时,一些央企也开始对旗下的房地产业务进行剥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先后转让了南方东银置地部分股权、蓟门桥地王等资产。东方航空向全资子公司上海东航投资有限公司出让所持东航房地产5%的股权。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则以1455万元的价格转让了北京金第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3.64%的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