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起步汽车企业的新能源图谋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正成为汽车行业的低碳起步原点。在刚刚结束的广州车展上,几乎每一家参展厂商都在低碳、节能、减排方面有不同程度的举措,超过60%的车企在企业战略中涉及新能源汽车方面的发展规划,各大车企的新能源图谋显露无遗。

“低碳”的现实需要

资本的嗅觉、企业的敏感和国家的战略规划,总是先于市场的。根据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规划要求,到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比例占全部汽车的二分之一,约为6500万辆。

中国目前的汽车保有量刚刚达到5000万辆,人均汽车拥有量仅为世界水平的三分之一,但年耗油量已经接近全国成品油总量的60%。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和油耗水平,我国汽车保有量在2020年突破1.5亿辆时,年耗油量将突破2.5亿吨。汽车的排放已成为气候变化不可承受之重。此时低碳汽车应运而生,或许能为我们提供解决巨大市场需求与严峻能源环境约束之间矛盾的机会。

研究表明,新型动力技术可以大量削减碳排放。根据国际气候组织提供的研究数据,使用全混合动力的汽车可削减56%的耗油量,电动汽车的削减量更高达50%-100%。

车企的谋势布局

作为一个汽车工业的新兴力量,国内除了拥有无可比拟的市场优势以外,在技术领域我们还处于相对落后的地位。汽车工业的前途和商机在哪里?发展新能源汽车,尤其是低碳燃料汽车,也许是汽车行业“弯道超车”的最佳机遇。

事实上,“中国可能成为未来电动汽车的中心”已基本成为世界主流共识。麦肯锡《中国蓄势待发:电动汽车的机遇》估计,到2030年,若电动汽车占乘用车总量的20%~30%,那么中国国内电动汽车市场可达到7000亿~1.5万亿元!

巨大的商机引发了车企的“蠢蠢欲动”。丰田作为跨国巨头中新能源汽车应用的佼佼者,其混合动力和锂电池技术的应用已经居世界领先。本次广州车展展出的3款环保车型,分别是搭载了电动机和锂离子电池的FT-EV电动车、采用外插充电式混合动力技术的Hi-CT、运用先进混合动力技术研发而成的运动型跑车FT-HS,广汽丰田更宣布明年将国产混合动力版凯美瑞。豪华车也不示弱,路虎在展出了它最新的一款路虎揽胜2010柴油车,延续了它在欧洲应用百年的先进柴油车系统,并对2009年9月后的路虎实行了“二氧化碳补偿计划”,通过对节能环保领域的资助,来平衡路虎的二氧化碳排放影响。奔驰中国总裁麦尔斯则表示,5年后奔驰在华车型将力争全线普及电动车。

自主品牌的“绿化”

以比亚迪为代表的国内自主品牌企业,主攻混合动力和电动车方向。本次广州车展比亚迪展出了已经成功上市的F3DM双模电动车和即将量产化的F6DM双模电动车、E6纯电动车,另外还有M系列的第一款车型M6。F3DM是比亚迪首款实现商业化的新能源车,电池是比亚迪自主研发的铁电池技术,能够混合动力和纯电动两种模式切换。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拥有领先电池技术的比亚迪,相继获得巴菲特和巴克莱银行的青睐,俨然成为股市的点金石,并获准明年出口新能源汽车销往北美市场。而奇瑞汽车则计划在台湾建立全球电动车研发中心。

此外,大型国有汽车集团公司无疑是这场变革中不容忽视的力量,各汽车集团纷纷上马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项目和推进自主知识产权的研发。在本次广州车展上,“新能源”汽车和“绿色”的口号被广泛宣示。上个月,备受关注的北京汽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代号为BE701的“北京”牌纯电动轿车也同时亮相,并将于2011年实现量产。而上汽欲在2010年上市荣威750混合动力轿车,2012年插电式强混轿车、纯电动轿车上市;长安杰勋混合动力轿车已经上市销售。

据统计,2008年我国新能源轿车合计销售9881辆,市场份额只占到乘用车整体销量的0.2%。其中上牌车辆总共2617辆,国产车一汽丰田普锐斯610辆,上海通用别克君越313辆,进口车本田思域33辆,雷克萨斯共计1661辆。而我国自主品牌中曾服务于奥运的长安杰勋和奇瑞A5BSG,一直没有正式上市销售。

国家的政策引擎

近期,新能源概念跃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不仅石油三巨头纷纷涉水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据称也已上报国务院,预计明年3月正式颁布。

面对目前蜂拥而上的新能源汽车热,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有关部门需要对新能源产业做一个通盘的把握。同时,企业应将发展重心由偏制造转向基础研究和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才能降低新能源的利用成本。在今年年初国家出台的《汽车产业调整及振兴规划》中,也明确提出安排专项资金支持新能源汽车进行产品升级,促进了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就中美新能源合作达成多项协议并启动中美电动汽车倡议,使两国在未来数年有几百万辆电动汽车投入使用。

目前,我国石油三巨头集体涉水新能源,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新能源汽车开发的战略意图。可以预见,针对目前的新能源汽车热,未来可能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将和关键零部件国产化率挂钩,并鼓励尽快实现关键零部件的自主化和基础原材料的本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