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或长或短,或精彩或平淡,或跌宕起伏或波澜不惊。时光荏苒,岁月递减,但那属于自己的那抹回忆不会烟消云散,只会在故事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滴滴沥沥的回忆从寒假开始,我一个北方的女生怎会与小巧玲珑的江南水乡结下缘分呢?记忆的闸门悄悄的打开,静静的诉说故事的前因与后果。

我是怀着新奇与激动的心情,由同学陪伴踏上了南下的打工之路,目的地是江苏省的昆山市。没有太多的起承转合的卖点,就这样开启了南下的打工的故事。我以为我会很坚强,我以为我会很能吃苦,我以为我会很适应,但蛮横的现实将我的所有的以为一并击退。我只是在生产线上工作了一天,第二天上夜班的时候就病倒了,咽喉肿痛,无法出声,发着高烧,伴着咳嗽。疾病折磨了我一个星期,最后是输液才逐渐好转。在生病期间,我疯狂的想回家,疯狂的掉眼泪。如果不是我姐的那句“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我不会赌气呆下去;如果不是没有回家的车票,我不会咬牙坚持下来。生产线上的单调与枯燥,30分钟的休息时间,长达10个半小时的站着工作,让我苦不堪言,这都成为我吐槽的资本。

故事总要有高潮,才能向前推移,峰回路转的时刻在过年的五天假期里来临。五天的时间对我们来说是很奢侈的,我们一块去游玩上海和苏州的点滴是镶嵌在故事中的一颗璀璨的明星,由不得你拒绝,它自会闪烁。大年三十来到上海,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素有“国际大都市”的上海,只是一瞥,便惊扰了我的世界。在黄浦江畔静静的漫步,听着江水拍打江岸的声音,偶尔还会有一艘豪华游轮经过,年夜的钟声提醒着新年的到来。我没有抱有上海梦,我没有把自己定格在那里,因为我知道如果不努力,一切只是海市蜃楼,所有的美梦不会成真,梦醒后会更难过。

苏州和上海相比是另一种风格。没有上海的豪气磅礴,有的是小家碧玉的精致。在这里,见过了小桥流水,烟雨江南。突然感叹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意境竟会如此相似,美得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如果我是南方人会怎样呢?或许会像戴望舒的?雨巷 ?那样,“撑一把油纸伞,独自徘徊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多希望我是那位逢着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在烟雨蒙蒙的季节里,任思绪纷飞。

故事经历过高潮,难免要接近尾声。打工的故事快要结束了,我也快要离开这个爱恨交加的地方。有时候会想,如果我是冷冰冰的机器,也就无所谓难过与失落。可偏偏是有感情的人,一个月的相处已不知不觉让我产生了感情。正是因为那段时间很苦很累,所以才特别感激在困难中帮助过你的人;正是因为那一个月经历了很多事,记忆的画卷还没有打开就结束了,所以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细细品味。我会怀念和我一起搭档干活的伙伴们,我会怀念和我一起游玩的朋友们,我会怀念那个下雨的日子,我会怀念每个让记忆跳动的音符。

打工的故事到此圆满结束,原来那些所谓的苦和累都幻化成旧时的风景,偶尔欣赏,偶尔停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