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情欲片,正因有他才色而不淫

点击上方“影视怪蜀黍”→点击右上角“...”→选“设为星标

把叔设为置顶,每晚22:00不见不散不错过



今天是著名英国演员杰瑞米·艾恩斯71岁的生日。


一看到这个才华横溢,优雅俊朗,被粉丝称为“铁叔”的男人,大家就会想起他一生中出演过的许许多多曲折动人的爱情片。

 

1992年的《烈火情人》,他饰演的政客在暗地里和自己儿子的女友打得火热。

 

当这段秘密关系被撞破,迎来的是家破人亡的结局。

 

在1996年贝托鲁奇导演的《偷香》里,铁叔饰演身患白血病的作家贪恋着少女露西的美丽香甜,神色间流淌着爱不得求的痛苦悲伤。


朱塞佩·托纳多雷执导的《爱情天文学》(2016)中,他又与邦女郎欧嘉·柯瑞兰寇上演了一出天文学教授与博士生的老少恋。


经常加盟重量级班底的铁叔还与巩俐和张曼玉合作过《中国匣》


和尊龙在《蝴蝶君》中跨越国界、种族与性别的戏梦痴狂,看了更是叫人过目难忘。


同铁叔搭戏的女星往往都比他小很多,但这似乎从来都不是问题。

 

戏里无论是一厢情愿还是两情相悦,铁叔总是能用他收放自如的演技和出众的外表引导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到情感本身,而不至于产生违和感。

 

那些备受瞩目的女人们,在他面前都自然而然地笑成了一朵花。

 

像是三度捧回小金人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法国国宝级影后朱丽叶·比诺什;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别看铁叔没在电影和各色女星缘起缘灭,但在混乱是非多的娱乐圈,铁叔这么专情的男人真不多见

 

在1969年有过一次未满一年的失败婚姻之后,他和第二任妻子西妮德·库萨克于1978年结婚,相守至今。


90年代,这个英国人闯进了好莱坞,事业无疑走上巅峰。

 

凭借《豪门孽债》,他赢下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手捧奖杯不忘感谢妻子

 

“我不能忘了我的妻子,她了解我的一切还依旧为我驻留。


第二年,在63届奥斯卡颁奖礼上,杰瑞米·艾恩斯成功封帝。


人到中年,就容易变得“油腻”。

 

只是这两个字,始终都与铁叔无关。

 

年轻时,风流倜傥,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眉宇之间载着神秘与深情。

《故园风雨后》(1981)

 

他可以冷若冰霜,但仅需眨眼的工夫,就也可以变得温柔似水,赤心如炬。

 

这种不俗的气质延续了好久,从青年、中年,一直到老年。

 

不惑之年,他几乎成了内敛压抑又情感强烈的男性角色代表

 

由铁叔一人分饰双胞胎兄弟的《孽扣》(1988),让我们见识到了一个在崩溃边缘的男人也哭得出梨花带雨的感觉。


现在满头银发,褶皱蔓延的他精神矍铄,还比从前多了一丝威严。

 

他就像一瓶陈酿的酒,当软木塞砰地一声被拔出,沁人心脾的味道接踵而至。

 

最近HBO的剧版《守望者》预告里,铁叔身骑白马英姿飒爽的一幕闪过。


人家铁叔七十岁活得像老爷,叔到七十岁估计就成大爷了。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能够一次次地驾驭禁忌之恋,因为他向人展示欲望却又色而不淫。

 

说到这种题材,永远绕不开铁叔的那部代表作《洛丽塔》。

 

《一树梨花压海棠》



 

这个中文译名源自明代的民间段子,用来比喻老夫少妻

 

影片改编自纳博科夫的著作,今年刚好也是这位俄裔美籍小说家的120周年诞辰

 

即使是没看过小说和电影的人也定有耳闻,这是一个关于萝莉与大叔的爱欲故事。

她是洛,简简单单穿着袜子的洛在清晨,身高四尺十寸,穿着松裤的时候是洛拉,在学校的时候她是多丽,她书面上的名字是多丽丝。在我怀里,她永远是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


从法国移民到美国的中年大学教授汉伯特沉迷14岁的女孩多丽丝(书中是12岁),洛丽塔是他对她私人的命名

 

为了洛,他和她身为寡妇的母亲结了婚,成为了洛的继父。

 

当发现汉伯特对自己女儿的非分之想,洛的母亲打算寄信将他的不堪面目公之于众却在半路死于车祸。

 

汉伯特与洛丽塔两人在美国大地上开启了无拘无束的旅程。


然而二人生活很快告一段落。

 

随着与“继父”的相处与成长,因渴望独立而反叛的洛有了新的情人,选择出逃。

 

这部小说的灵感来源于一桩黑暗的真实案件

 

11岁的美国女孩被50岁的恋童男拐走21个月,期间女孩遭到猥亵,被胁迫与他发生性关系。


获救后,女孩受心理创伤和媒体报道以及外界舆论的折磨,15岁就死于车祸。

 

纳博科夫受此启发,以汉伯特的第一人称写就了《洛丽塔》,被普遍认为是20世纪最佳文学作品之一,入选诸多“百大”榜单。


伴随着他双关、隐喻、戏仿又抒情的文字游戏,解读也是多种多样。

 

从哲学角度能品出唯我论,从政治隐喻方面,它显露了作者童年在俄国经历的极权主义,从心理与情感出发,还能贴到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

 

但,你要是按照“一般概念”归纳中心思想,那纳博科夫的棺材板怕是压不住了。

 

注重幻想加工,审美感悟,淡化说教和现实性是他坚持的艺术观。

 

以传统是非观去进行表面理解,那可能不止是《洛丽塔》,好多名著看起来都会一塌糊涂,让人三观尽碎。

 

倒不如顺着作者的思路来赏析,何况这其中虽缺乏社会上遵从的伦理道德,但还是有约束行为的理性道德作为支撑。

 

不过大众经常是先入为主的。

 

早在1962年,电影大师斯坦利·库布里克就把《洛丽塔》搬上了银幕,之后就后悔了。


要照原著那么拍,当时的审查根本通不过。

 

于是库布里克只好删删改改,选用发育成熟看起来大于实际年龄的女孩尽量避免产生未成年人的性暗示。

 

打上18禁的标签,电影协会说啥是啥,历经种种坎坷,影片才得以上映。

 

相比之下,1997年版更符合原著。

 

但由于一些大尺度场面保留了下来,加上影片拍摄时,洛丽塔的饰演者多米尼克·斯万年仅15岁,电影必然遭受了不小的非议。


汉伯特本想利用暑假到新英格兰写完自己的书,但阴差阳错成了洛丽塔母亲的租客。

 

对居住条件不满的他初次见到洛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被她的美占据,把先前所有的不愉快都抛在了脑后。

 

洛的连衣裙被水浸得半透明显现出内衣,她懒洋洋地看着画报,晃着脚,全然没有理会这些。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经意,却又如神来之笔。

 

忽然,她抬起头,露出带着牙套的笑容。


那一刻,汉伯特被击中了。


他在童年因女友的去世而死掉的心又复活了,内心的澎湃化作有声语言只剩下痴痴的一个词。

 

“真美。

 

应纳博科夫的偏好,影片也突出了大量的细节,配合铁叔的细腻使视听的表达更为到位。

 

在洛被送去参加寄宿学校的野营前,她与汉伯特每一次接触都千差万别。

 

第一次是从窥探转向试探。

 

洛坐到自己面前时,汉伯特惊了一下,像是远处的事物突然凑近,打断了他对她的思绪。


接着洛索性坐到了他的腿上,被逗笑的他把头靠轻伏在了她的肩上。

 

洛母亲的一声呼喊,用汉伯特的话讲,她用方圆一公里能听到的声音终结了他期待降临的“灾难”。

 

她立刻跑开,汉伯特怅然若失,眼神还紧紧地追随着洛的身影。

 


第二次,他渐渐习以为常。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覆上他的脚面。

 

面对着那双清澈的蓝眼睛,他屏息凝视。

 

第三次,两个人似乎已形成了某种默契。

 

有意无意的触碰荡漾于摇动的吊椅,汉伯特展开手臂搭在椅背。


此时的洛,就在他的臂弯里。

 

第四次,暧昧皆明了。

 

汉伯特失落地望着洛离开的背影,洛与他的目光相较,竟然转身从车内跑回楼上。

 

当她冲过来的时候,汉伯特手无足措,比洛更像个孩子。

 

但他还是结结实实的抱住了她,如同顿时被激发了本能。


等到洛飞奔而去,汉伯特脸上还是怔怔的,手却不自觉地捂住了腹部,好像要阻止肚子里的蝴蝶飞出来。


汉伯特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任由自己被人性的原罪所支配,后悔踏入洛丽塔的花园。

 

他与她彼此控制,相互利用。

 

歇斯底里的争吵,赤裸在床抢夺硬币的狼狈,以及热情退却后的乏味,狠狠地拆穿了之前那些不切实际的美好假象。


少不更事的洛丽塔放纵不羁,她本身就是计划里最不稳定的因素。

 

成人都痛恨这点。

 

洛丽塔来回乱甩的洋娃娃,制造噪音的嘴嚼子,分别被母亲和“继父”强硬地抢走扔掉。


自我意识觉醒之后,她干脆地结束了这场病态的关系,彻底脱离摆布与操纵。

 

即使投入剧作家奎尔蒂的怀抱,洛也拒绝拍摄色情录像。

 

后来汉伯特再见到洛丽塔,她已为人妻,有孕在身


和他远走高飞只需25步的距离,在煤山扎了根的洛没有答应。

 

信上她只要了几百块,他却给了她4000美元。

 

汉伯特在她数着钱的时候瞬间情感决堤,洛十分感谢,可这一次他无法再承受她的触碰。

 

“不要碰我,你一碰我我就会死。


那感觉就像帕斯捷尔纳克在《日瓦戈医生》里写的:我不敢呼唤你的名字,怕把灵魂从胸口中吐出来。

 

对如今的汉伯特洛丽塔的玉手,比美杜莎之眼还要致命。

 

更令他心碎的是,他不是她唯一的情人,甚至也不是爱过的那个。

 

而洛心心念念的奎尔蒂,居然还是一个性无能者。


他杀了奎尔蒂,但此时赎罪为时已晚。

 

染着鲜血的汉伯特开车在路上摇摇晃晃,好像几经劫难一般疲惫不堪眼神空洞,也是一副将死之人的模样。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昔日的妖女现在却像一片枯叶。但是我爱她,这个洛丽塔。苍白,臃肿,混俗,怀着其他男人的骨肉。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我不在乎。但我只要看她一眼 ,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尽管整部戏的旁白都是汉伯特面对陪审团的忏悔,但汉伯特与洛丽塔重逢时的这段内心独白暴露了他。

 

若人生可以重来,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哪怕万劫不复。

 

没有永远长不大的少女,没有不会曲终人散的夏日长梦。

 

时间终将带走一切,属于你的,不属于你的,无一幸免。

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用手机发文章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已发送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知道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