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矿权案背后的黑金故事:官商联手套现35亿|反腐记

榆林府谷县古城井田矿权案刷新了官煤腐败纪录,多位厅级以上官员参与其中。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空壳公司是如何仅凭伪造的材料,就获取了市值超过千亿元探矿权,继而由大型国企接盘,转手套现数十亿元


文 | 《财经》记者 白兆东特约作者 王朋

编辑 |朱弢

驼城,陕北榆林古城的别称,意为沙漠之城。位于陕西省最北部榆林,是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漠交界处,战国时期此地属北方边塞,以种植榆树为围栅,榆林之名由此而来。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榆林还是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全地区12个县都是贫困县。但贫瘠的土地下却深埋着无尽的财富,榆林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丰富,仅煤炭探明储量就达1500亿吨,约占全国储量的五分之一。


近20年来,随着煤炭和石油开发,榆林也成为各方的“淘金胜地”,涌现出一大批先富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煤老板”。2011年一项统计显示,榆林当时就拥有亿万富翁7000多人,他们多数是因煤发家。


骤然暴富,让很多人迷失了方向,巨大的利益纠葛中,当地政商关系更显得错综复杂。近年来,作为全国能源重化工基地的榆林市,成为陕西矿产能源腐败“重灾区”。从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到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以及府谷县委原书记张惠荣,省市县三级书记均因染指矿产能源开发而先后被查,所涉案官员多达数十人,可谓触目惊心。


随着一系列案件的曝光,矿产领域的腐败问题之严重令人瞠目,煤老板们曾经一夜暴富的权钱交易,也逐渐被民众所知晓。



这其中,尚未完全公开的府谷县古城井田矿权审批案,更是刷新了官煤腐败纪录,多位厅级以上官员参与其中。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空壳公司仅凭伪造的资料,就获取了市值超过千亿元探矿权,继而让大型国企接盘,转手套现数十亿元。

开启煤矿淘金梦

故事要从差不多10年前说起。


2011年末,府谷县商人白恩福,成为街头巷尾热论的焦点人物。这位嗜酒如命,生意做得并不怎样的老板,银行账户里瞬间增加了47亿元,成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现年56岁的白恩福,2002年创办了一家小型水泥厂,经营主体为府谷长城建材有限公司(下称“府谷长城公司”),后来因为环保不达标等原因,一直处于半停产状态。在当时,他或许并没有想到,手中这个空壳公司,日后会给自己带来一夜暴富的机会。


工商资料显示,府谷长城公司于2002年6月6日注册,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白恩福,股东分别是白恩福、白二银和白亮银,三人系亲兄弟。该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普通硅酸盐水泥生产;矿业投资开发;煤炭、建材、钢材、矿山机电设备销售;普通货物运输。


2007年10月8日,府谷长城公司取得了府谷石炭二叠纪煤田古城勘查区的煤炭详查探矿权(下称“古城井田探矿权”),古城勘查区面积125.45平方公里。这份矿权证号为0100000710797,有效期自2007年10月8日至2009年10月8日。


2010年10月25日,据《国土资源报》报道称,位于陕蒙交界的府谷县古城镇,发现了一处特大型中深部煤田,勘查区内探明煤炭资源储量41.75亿吨,加上勘查区外边角地带的资源量,总计达56.64亿吨。该煤层厚度大、煤质好、构造简单,适宜建设数个特大型矿井,有望成为陕西最大的配焦煤基地。


前述报道还称,这处大型煤田的勘查开发,由府谷长城公司联合国内三家地勘单位,采用多种综合地质勘探技术,经预查、普查、详查三个阶段,历时三年完成。淮北矿务局已完成资源验证和项目评估,古城矿区总体规划也已编制完成。


古城煤田消息一经发布,在陕西政商两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因为2010年正处于煤碳市场“黄金十年”巅峰期,陕北煤价从2002年的每吨20元,一路飙升至每吨800元,储量超过40亿吨的煤田,意味着市值已超过了千亿元。


当时,没人能够说得清楚,府谷长城公司——这家原本只是做建材生意,且一直半死不活的企业,为什么能够拿下如此大规模的探矿权项目?

凭虚假材料层层审批过关

对于熟知煤炭行业的人士来说,还有另外一个疑问。


从2003年开始,由于国家能源市场紧俏,煤价开始一路上扬,到了2007年,煤价由最初的每吨30元涨至每吨400元。在煤价暴涨之下,陕北出现了炒卖煤矿的现象,探矿权亦成为各方利益集团追逐的目标。


为防止煤炭产能过剩,原国土资源部收紧了探矿权的审批。


2005年9月30日,国土资源部发文对探矿权审批授权进行了调整,上收了勘查面积大于30平方公里的煤炭勘查项目审批。


2007年2月2日,国土资源部又发布了《关于暂停受理煤炭探矿权申请的通知》,从2007年2月2日至2008年12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暂停受理新的煤炭探矿权申请。此后,国土资源部再次发布通知,继续暂停新的煤炭探矿权审批,


这意味着,在前后十余年的时间里,国土资源部基本停止了煤炭探矿权的申请,直至2014年9月12日,煤炭探矿权的申请才得以恢复。


那么问题来了,府谷长城公司是如何突破政策限制,在2007年将古城井田探矿权收入囊中的?


司法文书显示,2007年2月,原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在向国土资源部上报《关于对陕西煤探矿权申请遗留问题处置方案的请示》过程中,时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指示副厅长梁枫,将不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的项目,列入了“历史遗留问题项目处置方案”。


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项目”,指的是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在2005年9月30日之前依法受理的探矿权申请,将其作为特殊项目对待,意在这些申请不至于因原国土资源部的政策变化而被“一刀切”地中止。


此后,国土资源部同意了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提出的处置方案,要求按照相关矿业权设置方案办理有关探矿权转让和以协议方式出让登记手续。


据《财经》记者了解,仅在2007年,陕西省原国土资源厅即以“历史遗留问题项目”名义,数次向国土资源部提交探矿权申请,并相继获得批准。


其中,至少有5家企业通过“补票”搭上“历史遗留问题项目”顺风车。除了府谷长城公司,另外四家企业分别取得了陕西靖边县红墩界镇、海则滩乡、黄蒿界乡三块井田探矿权,以及榆阳区千树塔井田。


司法文书显示,2007年,为了能让黄陵县江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黄陵江源公司”)手中的千树塔井田探矿权被列入“历史遗留问题项目”,王登记要求榆林榆阳区政府为黄陵江源公司补办了手续,将其列入2004年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西洽会)招商项目。经国土资源部批复后,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为黄陵江源公司办理了探矿权手续,勘查区面积为8.21平方公里。


《财经》记者证实,近年来,陕西所爆发的探矿权腐败案,多数在此期间形成。在向国土资源部申请“历史遗留项目”过程中,王登记将数个并非“历史遗留项目”,通过伪造或补办资料,先后上报至国土资源部,包括府谷长城公司的古城井田探矿项目。


要绕过国土资源部的政策,就需要证明探矿权的申请时间是在2005年9月30日之前。由于时间点限制,府谷长城公司的审批资料留下了硬伤。


据“古城探矿权评估报告书”内容显示,2002年5月,府谷长城公司就向当地政府及国土资源部门提出申请,拟自筹资金在陕北石炭二叠纪煤田古城勘查区开展风险地质勘查。但真实情况是,府谷长城公司此时尚未注册成立。据白恩福的弟弟,也就是府谷长城公司原股东白二银回忆,2007年之前,他并未听说过自己的公司申请过古城探矿权事宜。


府谷县自然资源部门一位负责人提供的情况,也能从侧面映证上述“古城探矿权评估报告书”中的疑点。他告诉《财经》记者,2002年府谷县煤炭市场低迷,西部矿区露天煤矿都赚不了钱,而古城井田煤层深度在1000米左右,当时根本没有可开采价值。他表示,从未见过府谷长城公司的申报资料。


2007年府谷长城公司取得古城探矿权后,直到2008年才完成了《陕西省府谷县古城勘查区煤炭普查报告》,2009年1月,国土资源部才对勘查区资源储量予以备案。


按正常探矿权申请流程,预查勘探过程中发现煤炭后,应先做普查,探知煤炭资源基本情况后,形成报告,交国土资源部门备案,国土资源部请评估公司根据报告,评估探矿权的出让价款,再进一步做详查。


但是,府谷长城公司先取得了详查探矿权,之后再做普查,一系列反常规操却顺利过关。

幕后神秘推手是谁?

事后看来,府谷长城公司为了拿下古城井田探矿权,打通了自地方到省,直至国家部门的层层关节,并非一般人所能为之。那么,推动府谷长城公司一步步实现目标的背后神秘推手究竟是谁?


前文曾提到,正是在时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的安排下,古城井田的探矿权项目被列入了“历史遗留问题项目处置方案”,并上报当时的国土资源部获批。


那么王登记为何不遗余力地帮助白恩福的府谷长城公司?从现有的信息可知,有一个重量级人物,将王、白二人联系到了一起。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白恩福尽管嗜酒如命,但为人厚道,很受担任过原神木县(现神木市)多年县委书记的王斌赏识。在神木和府谷两地官场,王斌拥有复杂的人脉资源。


1999年,王斌升任榆林市副市长,分管煤炭工业。2005年,因价值百亿元的榆树湾煤矿被贱卖事件,触犯了当时的特殊利益集团,王斌被调到西安地矿局担任副局长。


离开榆林后,王斌实际一直隐居在家,并未上过一天班。几年后,随着打压王斌的官员被调离陕西,老同事们才敢和王斌恢复往来,包括已担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王登记。


从1996开始,王登记和王斌同在榆林任职,一直是上下级关系。2001年,王登记升任榆林市市长,此时王斌任副市长,两人因在榆树湾煤矿事件中立场一致,先后被调离榆林,可谓是共过患难的同事。


据知情人透露,就在获得古城井田探矿权的两个月前,府谷长城公司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白二银和白亮银二人退出,新股东分别是郝斌、李秀珍和魏艳芬,三人与白恩福分别持股25%。新增三位股东均与王斌有关联:郝斌是王斌的表弟,魏艳芬的丈夫曾是王斌的秘书,李秀珍的丈夫曾是王斌部下。


《财经》记者调查证实,魏艳芬是神木卫生系统职员,其丈夫贺青山则是陕西省投资集团一位高管,两人均没有从商经历。在王斌任神木县委书记期间,贺青山则是其秘书,后跟随王斌到了榆林市。


据李秀珍亲属介绍,李曾在神木电力部门任职,目前居住在西安,照顾两个孩子上学,生活并不富裕。


府谷长城公司另一位幕后控制人,则是铜川市原政协主席张惠荣,其早年当过王斌的文字秘书。2007年,府谷长城公司获得古城井田探矿权时,张惠荣时任府谷县县长,后升任榆林市委常委兼府谷县委书记。


至此,一张以王斌为核心、府谷长城公司为载体的复杂关系网逐渐清晰起来。

探矿权转手国企套现35亿元

凭借着强大的官场人脉,府谷长城公司仅凭虚假资料,将市值过千亿元的古城井田探矿权收入囊中。此后,府谷长城公司补缴了12.4亿元探矿权价款,完善了手续,这意味着,其手中的探矿权已具备在二级市场转让的条件。下一步,就是寻找接盘者,而且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接盘者。



始建于1958年的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淮北矿业”),系安徽省大型国有企业,现已发展成为以煤电、化工、现代服务为主的国有大型企业。公司拥有资产920亿元,员工9万多人,位列2018中国企业500强第276位、煤炭企业50强第18位。


工商资料显示,2010年8月16日,府谷长城公司四位股东与淮北矿业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将所持有的12.75%股权转让给淮北矿业。此次股权转让后,淮北矿业持有府谷长城公司51%的股权,白恩福等四人分别持股12.25%。


2010年8月27日,府谷长城公司完成了股权变更登记,公司名称同时变更为“淮北矿业(府谷)长城有限公司”(下称“淮北长城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白恩福变为谢从刚,企业性质也由自然人控股变更为国有控股。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府谷长城公司完成变更后,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淮北矿业先向白恩福四人支付75%的现金,即47.25亿元。除去此前补缴的12.4亿元探矿权价款,四名股东实际套现获利35亿元。


依据当时陕北的矿权价款,折合每吨约15元左右,按此计算, 40.4亿吨的储量价款应超过600亿元。由此可见,淮北矿业以63亿元取得府谷长城公司51%的股权,应该是一笔划算的交易。据知情人透露,在赵正永妻子孙建辉的引荐下,双方一拍即合。


值得注意的是,淮北矿业与白恩福等人签订协议前夕,赵正永刚由陕西省副省长升任代省长。祖籍安徽的赵正永,41岁之前长期在安徽任职,曾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2001年由皖入陕。


至此,这个围绕古城井田探矿权的黑金故事,逐步浮出水面。此后,故事中的几位主人公也有了不同的结果。


2014年10月28日,王登记因涉嫌受贿接受司法机关立案调查。2016年10月17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王登记受贿折合人民币6624.34万元,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7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同年6月8日,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的情况时,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开采、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


《财经》记者调查证实,此次中央“回头看”结束后不久,府谷长城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白恩福就被河北检方带走。此后,白恩福与郝斌等人的股权被冻结,另有王斌之子名下多个公司股权亦被冻结。


2019年8月,随着赵正永案进一步发酵,张惠荣和王斌先后被陕西省纪委监委带走调查。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所有,独家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财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疫情报道



责编 | 阮璐阳luyangruan@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