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购负能量正无限蔓延

杭州汽车限购,红头文件发出时已是3月25日晚上7点,据限牌开始时间26日零点,只有短短5个小时。在此之前,杭州消费者已经被一年多达六次的谣传折磨得筋疲力尽。当一些人以为,杭州有关部门会第七次出来辟谣时,限购真的来了!

这5个小时里,杭州到底卖掉了多少辆车?一位自主车企高层拿到数据后哭了,他们的车卖掉670多辆。夸张的销售数据并没能让感到欣慰,反而是伤心到极限。这更像是“最后的晚餐”,而自主车企则被集体出卖了。

省 会城市接连限购,也被挤出了一线市场。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奇瑞、比亚迪、吉利等12家主流在北京销售了11.8万辆,实行限购 后,2011年骤降为4.1万辆,经销商纷纷逃离。不仅是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像天津这样市场份额较大的城市,也被限购所连累。一位天津的自主品 牌金牌经销商,连续多年取得该品牌全国第一,但在天津限购后,他被逼无奈,改行卖起了合资车。

省会城市限购对的杀伤力 是“秒杀级”的。包括杭州、天津在内的一些城市,不仅限制总量,搞摇号制度,还可以选择拍牌,美其名曰“公平”。但不管是给普通老百姓设置的“刮刮 乐”,还是给有钱人准备的“价高者得”,都占不到什么便宜,集体退出已成定数。

值得一提的是,汽车限购已经成了各地完成新能源车推广任务的“助推器”。随着新能源车试点城市名单逐轮公布,各个城市都接到了推广任务,必须达成一定的新能源车销售指标。这也让本无打算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迅速加入限购的大军。

在 国家对新能源车试点示范城市的要求中,曾特别强调:2013~2015年,特大型城市或重点区域新能源汽车累计推广量不低于1万辆,其他城市或区域累计推 广量不低于5000辆。其初衷是为了让试点城市不要抱有侥幸心理,让中央财政资金的使用更有效率。但为了创造政绩,一些城市将新能源车推广定下了更高的要 求,抢着要戴“小红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在实行限购的城市中,一些市民由于长期摇不到号,不得不“违背良心”而选择新能源车。购买新能源车节省了拍牌费用,又有高额补贴,看上去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但这种拔苗助长的行为,真的能改变中国新能源车发展的窘况吗?

比 亚迪做电动车事业近10年,一直受困于各大城市的准入制度,如今并不乐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久前特斯拉CEO马斯克宣称,由于中国的订单过 多,今年已无法满足中国用户的需求。在纯进口车尚无补贴的背景下,以特斯拉为代表的外国品牌,正在潜入中国新能源车的腹地。一些地方为外国品牌敞开大门, 而本土新能源车品牌,竟然还在遭受地方保护主义的遏制。

3月26日起,限购已达三年的北京再次遭遇重度雾霾,空气质量陷入五级重污染。限购并没有为这座城市带来清新的空气、通畅的交通,而是麻痹了人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