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来的男人--本田里程开发故事(1)

本田高级轿车“里程(Legend)”在行驶性能、乘坐舒适性、安全性能上均达到了本田汽车的最高水准。该车曾力压其他公司竞争车型,荣获“2004-2005日本年度车大奖”。获奖的功臣,正是控制前后和左右车轮传导扭矩分配,使驾驶能够随意所欲的“SHAWD”功能。

第四代里程的开发,可以说是从一个男人开发SHAWD基础技术开始的。

在一间遮蔽了阳光的会议室里,投影仪发出的光线十分晃眼。一个男人正指着白色大屏幕上播放的技术资料,认真地向本田的董事们做着介绍。

“照这个样子,控制四驱车传导到前轮和后轮的扭矩分配比例。就能像开篇介绍的那样,提高车体在各种状态下的直进稳定性,或是让转弯变得更加容易。”

“原来如此。确实,四驱车虽然直进稳定性好,但变向时多少会受到些阻碍。有些用户最不喜欢四驱的就是这种情况。”

“是的。换成这种系统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们……”

“先等一下,其他公司呢?我听说过相同的技术。”

“对,其他公司最近也有要商品化的传言,我们……”

“慢着。如果此话当真,我们现在才研究还有何意义?听好,给你的课题是‘未来驱动方式’。不是跟着其他公司跑。你要思考的是名副其实的未来的驱动系统。”

天霹雳。从日产汽车跳槽到本田技术研究所刚刚一年。单枪匹马取得的研究成果就这么简单就被打回来了。

芝端康二 本田技术研究所栃木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芝端康二在日产的时候,包括发明日产独自开发的4WS(四轮驱动)系统和日本首个多连杆式悬挂在内,芝端曾是支撑“技术日产”的明星技术人员之一。在1年前的1986年,因为“对悬挂已经研究透了”,为了寻求新天地,芝端跳到了本田。

在这片新天地,芝端开始着手研究驱动传导系统。虽说技术领域不同于在老东家——日产时开发的悬挂,但二者都是能大幅左右汽车运动性能的关键部件。芝端尤其感兴趣的是四轮驱动。因为向路面传导驱动力的位置是两轮驱动2倍,行驶性能应该可以提高到2倍——这是芝端的理想,但情况并非如此。

“那时候太天真了。就算再怎么控制分配到前轮和后轮的扭矩,行驶性能也只能达到完全靠前轮的FF(前轮驱动)车或者完全靠后轮的FR(后轮驱动)车的中间水平。”

在董事报告会之前,芝端已经进行了1年的研究,似乎到了极限。重新开始之后,研究仍然是独自一人,连个商量的对象都没有。一回到家,妻子就会埋怨“还是横滨(日产公司所在地)更好”。就算妻子不说,他也怀念横滨海风的舒畅。原打算“绝不后悔的”,一但离开才知道,什么叫做“失去了的才珍贵”。我的人生将会是怎样?明星技术员第一次尝到了挫折的味道。

深夜的牧场

虽说是“要思考未来的驱动系统”,但找到崭新的创意却没那么容易。芝端的研究对象又回到向董事报告前的扭矩分配系统,开始绘制设计图。而他的脑子里,则在拼命思考与之不同的其他系统。思考不分白天黑夜,在家中还是在公司。简直是不眠不休。

抬眼一看,公司里时钟的指针已经过了夜里11点。“又是这个点了”。还是没有理出头绪的芝端走上了回家的路。坐上爱车,虽然下意识地打开了收音机,但思考的回路仍在满负荷运转,现在的芝端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从研究所所在的工业园区回家需要穿过一家牧场。那是一个白天能看到牛群的闲静之地。芝端突然回过了神来:“横滨虽好,这里也不差啊”。思考回路瞬间停止,而当他的大脑再次启动时,芝端的脑海里,竟然清晰地描绘出了未来驱动系统的蓝图——“能行,这样一定能行”。

第二天,芝端使用计算机模拟验证了想法。结果和他的设想一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行驶性能。接着,为了在实车上进行验证,芝端开始着手改良四轮驱动的“思域Shuttle”。

首先,拆除前轮上传导驱动力的机构,使其成为FR车。然后,去掉差动齿轮左侧的轴,这样一来,差动齿轮左侧的输出就会变成空转,因此要把差动齿轮焊住。借助芝端的双手,思域Shuttle就从四轮驱动车,变成了只有驱动力只传导到右后轮的独轮驱动车。

“深夜穿越牧场时突然闪现的未来驱动系统是把驱动力分配到前后左右的类型。其最极端的情况便是独轮驱动。之所以选择右后轮,是因为测试道路上左转弯道比较多。”

芝端来到了测试道路。他起动独轮驱动的思域Shuttle,驶向第一个左转弯道。一边向左打方向盘,一边踩下了油门。

“吓了我一跳。因为按说会向外侧甩,但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外侧的支撑下不断加速,按照驾驶员的意愿向内侧旋转的感觉。是种前所未有的全新感受。”

通过仿真,芝端早就知道会这样,但真正体验却发现,实际情况远超出想像。那是一种有生以来从未有体验过的感受。为了确认、享受这种感觉,芝端一次又一次地在左转弯道上穿行。

“ATTS:Active Torque Transfer System的缩写。控制左右前轮的扭矩分配

2个月后。芝端给四门“思域”装上能够控制四轮扭矩分配的系统,再度走进了董事报告会。这一次他信心十足。只要开过试驾车,优点不言而喻,无需多费口舌。总而言之,先让董事们坐车再说。芝端逐一把董事们请上了试驾车。

结果人人欢喜,董事们做出了“加紧研究这个系统”的决定。为此,芝端多了2位下属。险些失去信心的芝端重新找回了自信——他在日产时的辉煌。

再不碰机械

新系统的名称为“SH4WD(Super Handling 4 Wheel Drive)”,通称“SH4驱”。得到董事首肯的报告会过去了大约3年,在1990年,SH4WD完成了基础研究,转入了商品化探讨的阶段。新成员也陆续加入,开发团队不断探索着SH4驱有望大显身手的汽车开发方案。“里程”、“CRX”、“Integra”——配备车的候选一个接着一个,经过为期大约1年的讨论,配备车终于敲定了下来。那就是新款“Integra”。

高输出功率发动机将与SH4驱进行组合,实现本田独特的先进行驶。

作为新车亮点的SH4驱是崭新的技术。因此,需要确认的事项多如牛毛。行驶性能、可靠性、安全性——芝端等开发团队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距离上市还有一年,就在这个最为紧张的时候,公司把忙作一团的他们叫到了一起。

“之所以在这么紧张的时候把大家紧急集合到一起,是因为有一件事情必须尽早通知大家。”

屋里一片寂静。“尽早”这个字眼让开发成员忐忑不安。

“非常遗憾,这款新车的开发暂时中止。虽然有些对不住你们,但请大家把已经得出的成果汇总提交上来,快速投入下一项工作。”

听到暂停开发新款车的命令,开发成员个个瞠目结舌。他们夜以继日地解决不断出现的技术问题,这一阵子甚至都没睡个囫囵觉。说实话,他们确实希望开发尽快结束。但是,开发领先世界的技术是技术人员的妙趣所在,也是一种喜悦。正因为如此,大家才坚持了下来。这个节骨眼上怎么突然来这么一道命令,这是为什么?芝端道出了大家想问的问题。

“我们拼命开发SH4驱一直到现在,是为了在世界上率先推出。如果其他公司先行推出了一样的系统,该如何是好?”

“那时再说那时的事儿。没有办法。虽然对不住各位,但这是公司的决定。”

 

暂停命令突如其来。至于理由,至今都没有任何详细说明。但回想起来,当时日本正处在泡沫破裂,经济走下坡路的时期。大马力再加上SH4驱的配置也许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存在着差异。

暂不说这道命令是否有理,反正技术人员受到的打击非同小可。1990年,渥美淑弘从自动变速箱商品开发调往SH4驱。被SH4驱开发组选中时,他曾经说:“要带着干不好就从公司走人的觉悟大干一场”。渥美就是这样被调入了此前没有任何交集的SH4驱开发组。

SH4驱的开发就这样结束了,当芝端问渥美今后希望做什么工作的时候,渥美回答说:“再也不想碰机械”。开发团队就此四分五裂,渥美也被调往FR车的底盘开发部门。

光线下的图纸

只有芝端自己还在一点点地开发SH4驱。在摆脱晕头转向的忙碌后,他开始着手完成两个积压的作业。一个是与SH4驱相关的论文。在总结完一系列研究成果之后,这些成果在汽车技术会的国际学会上荣获了论文奖。

另一个是冷静地重新审视SH4驱。芝端觉得,过去一门心思向前冲,现在有必要对SH4驱技术进行重新整理。并且,芝端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

要想发挥SH4驱的特性,高功率发动机必不可少。但公司并没有高输出功率的发动机。如此一来,SH4驱恐怕无望得见天日。那么,应该怎么做呢?办法是采用现有的发动机。也就是重新调整SH4驱,使其适应两轮驱动车。

芝端把以SH4驱为原型,向FF车的左右前轮分配扭矩的系统当成了开发目标。这项开发得到了第5代“Prelude”项目组的青睐,决定在部分款式中配备。变身为两轮驱动车技术的SH4驱有了新的名字——ATTS(Active Torque Transfer System)。

芝端再次陷入了令人眩晕的忙碌之中。忙碌的顶峰出现在发现严重缺陷的时候。当时的问题是,当一侧前轮掉入沟中空转时,组成ATTS的一个齿轮会因为转数增加而烧焦。这是过度追求小型化的后果。如果放任不管,就此商品化,总有一天会召回。只要这个缺陷不解决,ATTS就无法配备到汽车上。期限迫在眉睫。还有一周时间,最后期限是星期四。如果在此期间找不到解决措施,配备ATTS的计划就归零。芝端被逼上了绝境。

“星期三,已经过了深夜2点,准确地说应该是星期四。当我在家里的饭厅摊开图纸后,我被一种光线从头后照射而来的奇妙感觉所笼罩。突然,眼前的图纸上浮现出了好似幻灯片投影一样的影像。那是能够消除缺陷的新的齿轮构造。”

期限还剩一天,突然的灵光乍现再次从绝境中挽救了芝端。而ATTS也赶在1996年上市之时,顺利地配备在了Prelude中侧重行驶的Type S款中。

第5代“Prelude”,配备ATTS的Type S

这是深夜牧场突然灵光闪现的左右驱动轮扭矩分配控制系统首次用于产品。芝端并未就此满足。虽然目前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这款系统毕竟是SH4驱,只有在四驱车中配备,才能发挥出原本的性能。“现在没有高功率发动机,只得作罢。但总有一天,我要实现SH4驱。绝对不能这样半途而废。”

怀揣着不为人知的思绪,芝端又回到了研究之中。

奇怪的项目

4年斗转星移,芝端作为包括SH4驱在内的底盘总先行开发高管,担任了一线指挥的重任。一天,上司伊东孝绅叫他过去。

“前几天给你写的那个便条……”

几天前,一张伊东亲笔写的便条放到了芝端的桌上。“美国本田的高管最近要来日本。我想到时候让对方开开你的试驾车,请做好准备”。

“试驾车正在按照要求准备,但我有些疑问,您的打算究竟是什么呢?”

“就要到了。”

“就要?什么就要到了?”

“你亲手开发的SH4驱就要在实车中配备了。”

“啊?是吗!”

“咦,好像不那么高兴嘛。我还以为你会高兴得跳起来呢。”

“我在想既然是让美国高管开试驾车,那么就是说配备SH4驱的将是在美国销售的汽车吧?”

“那就随你想像了。不好意思,现在还不能透露。”

配备SH4驱的计划已经在私底下启动。真是高兴。虽然高兴,但却不能率真地表达喜悦。芝端现在不由想起了10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被通知开发暂停时的懊丧。要是早个10年,他该是多么地高兴。

几天后,美国本田的高管来到了栃木的研究所。当天虽然不巧下起了瓢泼大雨,但试驾会仍然按原计划实施。美国本田的高层手握试驾车的方向盘,芝端坐上了副驾驶座。他的职责是在技术上解说SH4驱,提供能够最大程度感受其性能的驾驶建议。虽然有自信,但这是为了做到万无一失。芝端可不愿意再等上10年。

“好,就要到了。进入下一个弯道后,请把油门踩到底。”

“OK。”

试驾车靠近了弯道。驾驶员一边打方向盘,一边踩下了油门。

“呃?这是怎么回事。真的假的?”

“是真的!”

“路面这么湿滑,竟然完全没有转向不足。比传言的还厉害。”

“对,听到的和感觉的完全不一样。这才是不折不扣的SH4驱。”

试驾会大获成功。美国本田高管的高度赞扬推动了SH4驱的商品化,开发得以正式开始。但那个项目却十分奇怪。只说是“新一代高档车”,却没说要配备什么。在过去,连这种基本配置都没有决定就开始的项目前所未有。

SH4驱难道又要遭受磨难?芝端不由得不安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