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企业如何在逆境中生存?

“如果生意不太好,就去开个快餐店吧,因为人总是要吃东西的。”李·艾柯卡的父亲经常这样说,这位美国式英雄因成功拯救克莱斯勒汽车而差点去竞选美国总统。当买不起汽车的潜在消费者日渐增多的时候,汽车产业也就从朝阳走向了夕阳。今年上半年的瑞雪不再兆丰年,那些拼命为1000万辆目标奋斗的汽车企业突然间失去了方向感。中国股市平白蒸发的数十亿财富和因为铁矿石、石油涨价,人民币升值而陷入困顿的中小基民、股民、企业主们不再成为买车的主力的时候,汽车厂商顿时没了脾气。那些半年前还牛哄哄的销售员再也没了加价的底气,日系车显示出了精明的一面,丰田趁《反垄断法》的热度狠狠的啃足了“自主定价”,于是高昂的车价顺理成章的飞流直下,昂首挺胸,高歌猛进中高级车市的血红海洋。

事实上,中高级车市降价3万元的车型已比比皆是,这令本身就受困于成本等因素困扰的家用车更加苦不堪言。降价,无疑是死路一条,涨价?恐怕死的更快。

中国汽车产业,路在何方?

一:创新

在汽车产品严重同质化的年代,有何创新可言?非也!创新可以体现在产品从设计到生产、组装、销售、售后服务各方面。例如:比亚迪F3的成功在于产品外观和市场营销的创新。F3以近乎完满的产品造型,融合了广本飞度和一汽丰田的精华。在市场营销上,比亚迪没有走传统的物美价廉的老路子,注重生活品味成为F3的代名词。从F3到F6,比亚迪实现了质的飞跃。作为唯一个在电池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汽车制造商,其重磅炸弹将于今年十月释放出威力——比亚迪混合动力量产。

二:服务

事实证明,产品好不一定卖的好!消费者总有这样或那样的顾虑,山是那座山,路是那条路,既然品质就放在那儿了,如何让消费者高高兴兴的花钱,快快乐乐的帮你打广告?近期长安福特正在进行的服务大赛或许能为你提供一条思路。

“服务大赛的目的是在于如何去发现和主动解决消费者的隐忧,让他们觉得福特品牌更可信赖。这次大赛不仅仅是售后的大练兵,销售人员的培训也是其中的重要部分。事实上,把问题扼杀在摇篮里才是我们带给消费者最重要的核心价值”——经销商如是说。放眼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服务业占据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销售和服务人员数倍于流水线上的工人,这是一种大的趋势,在中国这个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汽车市场,要想活得更好,比别人更长寿,就必须具备更长远的眼光。

三:本土化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经济学家提出 “人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这也即是现代生产管理的真谛。所谓本土化不仅仅包括本土化的人才,更包括本土化的思维。只有熟悉当地市场的消费特点的人,才能实现产品上实现精准定位、激光制导。

克莱斯勒在中国的失败源于缺乏本土化战略,与奔驰捆绑的结果是做廉价的奔驰——克莱斯勒300C未能成就奔驰的高端品味。做中高级的凯美瑞,远未达到铂锐美国原型车的赛百灵。是克莱斯勒品牌的豪华程度不够?是300C没能比奔驰的配置更豪华?抑或是铂锐定价过低,让消费者怀疑自己的眼睛?

统统不是!中国高端消费者根本就不在乎多花几倍的钱,购买阉割后的功能和缩水的服务。有钱人要的是品质和服务保障,在他们看来,廉价的豪华车,本身就说明不够豪华。反推之,中高级车车主,油耗、售后服务成本及便利性都是极为看重的方面,铂锐不具备这些优势,故难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