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云人听到的故事

猪在猪圈嚼着玉米,狗在狗窝啃着骨头,人在房檐下望着天空的云朵,却做着性格偏激又全非本意的事情,大象不会理睬蚂蚁的争斗,正如同大人物不会理解小人物的喜乐忧愁,夏天的虫子见不到飞雪,井里的青蛙听不全风的耳语,这世界又何尝未曾怜悯过蚯蚓的弱小,偏爱地赋予了它再生的权利,它却终日在土壤里蜷缩,苟活在恶劣的无尽黑暗中。

狐狸死了,鳄鱼怎么会有悲伤,麻雀也许很尊重蜜蜂不曾懈怠的辛勤,却更崇拜老鹰在九天之上的翱翔,尽管是同样一片天空,尽管都有着真实的翅膀。家鼠到田鼠那儿作客,田鼠拿出的是最不起眼的谷穗和蝗虫,吃惯了奶酪和地沟油的家鼠不屑一顾,却不知那是田鼠过冬的食物,同为老鼠,不都应该是见不得光的么?谁又比谁高贵多少呢?

谁说连续阴沉沉的天一定会迎来一场暴雨,也可能是天高云淡;谁说雨后一定会有彩虹,也可能是惠风和畅。金鸡不能报晓,又该当如何呢?金鸡只能报晓,或者说,报晓的必须是金鸡,还不曾听说过野猫一叫天下白。老虎不会衔着泥巴搭窝,鳄鱼不会阴雨天成群结队不知所措地搬家,大熊猫不需要准备过冬的食物,万法皆通的大自然不会因鲸鱼的稀少而瞬间增加它们的数量,小驴驹生下来就得自己站起来,谁也帮不了的。

原来有些东西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味了呀!就像小时候觉得最安静的动物是寒蝉,而后才得知是古人理解错了呀,看来我也理解错了,居高声自远的蝉活不到感受冬日暖阳,狠狠恶名的蛇却可以在凛冽寒风里美美地睡上一觉,谁又能说什么对错曲直呢?

原来人都是为自己的呀!但能有三两个朋友,才是最好的!不要再试着去取悦所有人,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过客。喂不饱的,不会再给他面包,煮不烂的,不会再添一把柴火,如此,也许才符合彼此的心照不宣。

我是一个追云人,抛弃了太阳的暖、月亮的明、天空的湛蓝,独独选择了不断变化的云,不是因为要感受无常,仅仅是喜爱它的飘逸,晴日里一尘不染的圣洁,阴雨天睥睨天下的气势,世间的一切,云都知道,而我所写的,就是云讲给我听的故事。